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报告涉嫌抄袭,中国科学院南海海洋研究所致歉


3月19日,得知自己符合条件的樊瑞,当日接种了疫苗。当时有10多位志愿者一起接种,他的编号是“005”。“针扎进去的时候是没有感觉的,我问了好几个志愿者都是这样。我也有和其他志愿者聊聊天,心里还是挺平静的。”接种疫苗后,樊瑞就住进了隔离点,进行为期14天的集中隔离观察期。

因为身在隔离点,现代快报记者请樊瑞录制了一段视频。录制前,樊瑞打趣地说道,“隔离时非专业人士理的发,形象不是很好。”镜头里的樊瑞穿着白色衣服,戴着眼镜,或许是因为面对镜头,他显得有些紧张。“我希望体内能产生抗体,希望试验顺利量产,希望疫苗能消灭新冠肺炎,这是我作为志愿者最大的希望。”

樊瑞做志愿者搬运物资的照片

这名31岁的江苏小伙在武汉工作,3月19日成为新冠疫苗试验志愿者,编号“005”。“我希望体内能产生抗体,希望试验顺利量产,希望疫苗能消灭新冠肺炎,这是我作为志愿者最大的希望。”

本案由南岸区检察院于2020年2月19日向南岸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南岸法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实行独任审判,于2020年2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考虑到王某虽然审判时已满18周岁,但因犯罪时未满18周岁,且当前系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仍为其指定了辩护人。

接种第二天左胳膊有些酸胀,第三天就好了。樊瑞介绍,接种的每名志愿者都贴上了实时监测体温的传感器,通过温云APP与手机相连,专家组就可以在终端接收到实时体温数据。此外,每间房都有一部专线电话,随时可以与医护人员联系。

樊瑞说,“接种后还是有担心的,但这件事绝对是利大于弊,总要有人去做这件事。这对我来说,也非常有意义。”樊瑞介绍,自己从事医疗方面的工作,在接种疫苗前,就一直关注相关信息。“疫苗能够面世,一定经过了严格的过程,我也咨询了一些朋友,得到了一些中肯的建议。”

“扭送”是我国法律赋予公民在紧急情况下协助司法机关同犯罪作斗争的一种权利,但公民在抓住人犯后应当立即送交司法机关处理,不得擅自拘禁。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未经人民法院判决,对任何人不得确定有罪。此为刑事诉讼法的基本原则,旨在保障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在未经法院审判前,是否犯罪,只能靠推测,然而亲眼所见未必为实,如果仅仅据此赋予人人动用“私刑”惩罚犯罪嫌疑人的权力,很可能会造成冤假错案,侵害犯罪嫌疑人的人权,同时也会扰乱社会秩序,不符合法治社会的要求。所以,法律将判决犯罪嫌疑人有罪的权力赋予了人民法院,任何人不得动用“私刑”惩罚犯罪嫌疑人。

一个人一间房的隔离生活,也挺“热闹”。

【海外网3月30日】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总统文在寅30日在青瓦台主持召开第三次紧急经济会议时表示,中央政府决定携手地方政府,向包括中产阶层在内的、收入在下游水平的七成家庭发放灾害补助,四口之家的补助标准为1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5800元)。